免长途费

全国咨询热线:400-0000-999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企业讯息 >

一书懂中国红利“新基建”背后的国家战略与行动路线

  “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直接关系着未来的国计民生,是名副其实的‘国之重器’。”这是New Media新媒体联盟创始人、资深媒体人、知名评论人、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趋势观察家袁国宝在新书《新基建:数字经济重构经济增长新格局》中的观点。作者认为,新一轮工业革命与产业革命正在孕育兴起,以大数据、云计算、物联网、区块链、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纷纷迈向产业化应用阶段,打造一套完善的数字化基础设施成为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,促进我国产业迈向全球化价值链中高端的必然选择。

  2020年,疫情冲击下,基建稳增长再被热议。

  今年一季度,我国实体经济下滑,但是电子商务、远程问诊、在线教育等信息需求快速扩张,由于疫情影响,以信息化、智能化、数字化的消费场景迅速进入百姓的日常生活,为此,政府相继出台支持政策,将“新基建”纳入国家战略,积极推进数字产业化、产业数字化,引导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,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。作为数字经济的关键内核,新基建正在为国民经济数字化转型注入新动能。

  袁国宝在《新基建:数字经济重构经济增长新格局》中提到,随着新冠肺炎疫情逐渐得到控制,全国新一轮投资热潮逐渐开启。在政府政策的引导下,北京、河北、山西、上海、黑龙江、江苏、福建、山东、河南、云南、四川、重庆、宁夏等等13省市预计投入34万亿元用于新型基础设施建设。在未来一年乃至几年间,“新基建”必将成为一个新的投资风口。

  他在书中给出的数据显示,未来几年,5G网络建设投资规模将迅速增长,2025年将达到1.2万亿元,仅网络化改造这一领域的投资规模就将达到5000亿元。另外,5G网络建设还将给上下游产业带来投资热潮,例如在线教育、在线办公、在线诊疗、政务信息化等,投资规模预计达3.5万亿元。

  再来看看今年一季度已经出炉的数据,据商务部大数据监测,我国一季度电商直播超过400万场,100多位县长、市长走进直播间为当地产品“代言”。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今年1至4月,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8.6%,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比重达到24.1%,同比提高5.5个百分点。

  袁国宝认为,如今,数字经济发展的广度、深度和速度前所未有,在《新基建:数字经济重构经济增长新格局》中他特别强调,新基建的本质就是数字经济,2020年,在国家宏观经济政策的支持下,新基建必将对我国经济发展产生强有力的推动作用。在这本书中,我们可以读到中国红利“新基建”背后的国家战略与行动路线详细解读。

  新基建的本质:以数字化基础设施为核心

  从本质上看,以5G、人工智能、工业互联网、物联网为代表的新型基础设施就是数字化的基础设施,是数字强国战略实现的重要基础。

  随着物联网快速发展,“万物互联”时代逐渐临近,联网终端越来越多,生成的数据规模越来越大。在此形势下,以云计算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、物联网、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为支撑的数字经济进入“快车道”,发展速度越来越快。但数字经济要想稳步发展,实现建设数字强国战略目标,还需配备一套完善的数字化基础设施。由此,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应以数字化基础设施建设为核心。

  新基建的价值:推动传统产业实现数字化转型

  为优化资源配置,提升经济增长的数量与质量,我国开始推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。在此形势下,传统产业改变原有的发展模式,向数字化、智能化方向发展的愿望愈发迫切。对于处在转型期的传统产业来说,5G、物联网、人工智能等以数字化为核心的“新基建”为其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。

  新基建的重点:传统基础设施的数字化改造

  根据国家发改委的要求,未来几年,我国基础设施建设要坚持三驾马车齐头并进的原则,一要加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,二要做好城乡和农村基础设施建设,三要做好能源、交通、水利等重大基础设施建设。现阶段,我国传统基础设施建设已趋于成熟,为充分发挥投资效能,要正确处理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与传统基础设施建设之间的关系,做好两者之间的融合与改造。

  新基建重点投资区域:城市群、都市圈

  从投资空间看,我国基础设施建设的增长空间极大。2019年底,我国城镇化率突破60%,成绩虽然显著,但距离发达国家的80%还有一些差距,说明我国城镇化建设还有很大的空间,未来仍需提速。

  从人口流动看,未来,城市群、都市圈将汇聚更多人口,这些区域将成为基建投资的重点。据预测,城镇化将加速长三角、粤港澳、京津冀、长江中游、成渝、关中平原、中原城市群等7个主要城市群发展,导致这些地区的基础设施出现重大缺口。除此之外,随着乡村振兴战略不断推进,农村地区也将释放出巨大的基建需求。

  新基建投资的机制:完善PPP,构建多元化融资模式

  过去,我国基础设施建设的融资渠道比较单一,主要是地方政府举债,存在隐性的债务风险。未来,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需要建立新机制,一边拓展融资渠道,一边加大中央财政支持力度。

  在拓展融资渠道方面,为了构建多元化的融资渠道,政府需要与行业携手规范、完善PPP(Public-Private-Partnership,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)融资模式,增加PPP项目的数量,提高PPP项目供给质量和效率。同时,政府与行业还需探索其他融资模式,吸引更多资本进入,创建全新的基建投资机制,真正形成多元化的融资模式。

  在中央财政支持方面,目前,我国政府整体负债水平不高,中央政府杠杆率较低,为缓解地方财政压力,可以适度提升中央政府的杠杆率,扩大基建投资规模。

  新基建投资的主体:以政府为主导

  过去,在我国的基建投资中,政府是投资主体,占据着主导地位。未来,我国基建领域将吸引更多社会资本进入,投资主体将变得多元化。为了做到这一点,政府需要推进市场化改革,降低基建投资的市场准入门槛,减少对民营资本的限制。对于那些收益可观的项目,要鼓励其面向市场,欢迎民间资本进入,平等地看待所有投资主体。未来,政府要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,列入清单以外的行业、领域,允许各类市场主体依法进入,并保证各市场主体享有同等权力与责任。

  新基建投资的要求:补短板稳增长

  新基建以强战略性、网络型基础设施建设为重点,将有助于消费升级、产业升级的领域视为投资热点,以期借此为结构转型与产业升级提供基础性支持,促进新业态、新产业、新服务不断发展。具体来看,新基建的投资领域包括信息通信、5G等基础网络建设,生态绿化、水和大气污染治理等环保基础设施建设,教育、医疗、文体等民生保障项目,市政管网、城市停车场、冷链物流等市政工程建设,农村公路、水利、文卫等农业农村设施建设等。

返回顶部